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瀞瀞的博客

万般皆是缘

 
 
 

日志

 
 

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6  

2011-07-17 22:12:41|  分类: 寿命是自己一点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耶稣的圣灵


圣经教训我们:“不可看不起人,不可轻视弱小,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耶稣基督的圣灵究竟在谁身上”。
别欺负穷人,别歧视小动物,在耶稣基督的眼里,你未必比你心目中一文不值的对方更贵重,甚至你还比他们更一文不值。
以上是我跟随德国神父,多年苦读拉丁文圣经的一点小小心得。
附注:耶稣基督的圣灵在谁身上,谁就是最有福气的人,也是最能赐给我们福气的人。


我想死,我高兴,不行吗?


一九五零年,我大病初愈,学校特别通融,准我升上五年级。当时台中的政情很不稳定,人心惶惶,谁都害怕被株连、被牵扯,万一不明不白被扣上一顶政治大帽子,那就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见天日了。所以,人人独善其身,谁也不敢过问别人的事,这叫: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有一天,我刚放学,家人领着我正要回家。突然,我面前来了四位大男生,彼此在抢着一颗未爆弹,争来争去,也在空中,丢球似地,一会儿传给这个,一会又传给那个,完全不看有没有人在走路。
我家人怕我被打到,会生出大问题,便大声喝住他们,没想到对方很不高兴,反倒故意朝着我用力投掷了过来。因为我的病还很重,显得十分虚弱。路旁有些人看了很不忍心,便把未爆弹给接了起来,却没有训他们半句话。这些大男生也很无所谓地仍然我行我素,继续把那未爆弹当玩具地给丢来丢去,你争我抢。
我发觉这未爆弹很危险,不免担心万一爆炸,将怎么办?我便请求家人陪我一道去劝几位大男生,并坚持要他们把未爆弹送交警察局处理。我家人一直劝我别惹麻烦,但我总觉得该管就管,怕什么。结果,他们越听越烦,最后竟然双手插腰,摆出一副大哥大的架势说:“我想死,我高兴,干你什么事?”
我家人怕他们动粗打我,便急急忙忙,把我带开。
第二天,我从报上看到:“不良少年争夺未爆弹,三死一重伤”。
我哭了。
其实,当时的未爆弹,到处都可能捡到,有美军的,有日军的,有国军的。我们经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军与日军对垒,你一颗,我一颗,台中满满是弹痕,满满是伤。后来,外省人和本省人打,也把我们台中这美丽的家园,弄得遍体鳞伤,惨不忍睹。但由于战乱不断,只要任何人肯停下脚步,稍稍弯下腰,便可捡到各种弹壳和各式大小未爆弹。
我们女生不敢碰这些充满血腥味的杀人武器,但我们认识的一些勇敢男生,却一个步一个的后尘。把他们的命,给玩掉了。我不禁又想起那够气魄的大哥大:“我想死,我高兴,干你什么事?”
这社会到处是这种人,所以,有人常劝我,别太好管闲事,反正:“只要他高兴,他自己想死,就让他去死吧!”但“他”不也是您的亲人吗?救了“他”,不也救了您自己吗?


不予不取


有一年暑假,孩子们要搜集植物标本及昆虫标本,这是学校所规定的作业,不能不交,所以,我们夫妇只好拨出三天时间,陪孩子们到垦丁公园。
我们先到管理处去办手续,并要求孩子们自己向管理处的伯伯们说清楚他们打算要采哪些植物,要拣什么昆虫标本,因为没有经过管理处的同意,我们什么也不能碰、不能拿、不能采、不能拣、不能抓。
孩子们都还听话,只是他们觉得别人的爸爸妈妈都没有这般麻烦,为什么我们家总是特别严格呢?
我们告诉孩子们,这叫:“不予不取”,举凡不是自己可以做主的任何事事物物,都一定要先经过对方主人的同意,才能看、才能听、才能动、才能碰或拿、或取用。否则便是偷、便是抢。这会造成一生洗不干净的污点,而且会损福折寿。
我们全家沿着林荫小径,手牵着手,一边观赏大自然景色,一边拣拾游客们所攀折落地的植物枝叶,也顺便寻找草丛间已经死了的昆虫,我们夫妻俩都虔信宗教,坚决反对伤害大自然的一草一木,或大小动物。
我们要求孩子们,除非真的万分不得已,绝对不采摘任何活生生的花或草或树叶,毕竟一旦被采被摘,这花草树叶从此离开母体而死了,也从此再也没有人可以观赏到它的美了,这样不是太残忍,太自私了吗?
特别是昆虫,它有家、有父母、有儿女、也有兄弟姐妹,当它不小心被人抓走了,它一定不会有活命的机会,也一定不能再和它的亲人相聚了,这多可怜呀!将心比心,它也是有血、有肉、有灵性的动物呀!它不也是人吗?我们搜集标本,只是一时好玩而已,但对这些昆虫兄弟姐妹,却是生死存亡的大事。您说不是吗?
孩子们所打算采集的标本,有些植物是老师硬性规定的,当我们真的无法找到掉落地上的枝叶时,我们只好请求树爷爷给孩子们几片叶子吧。我们教孩子们先跪在树爷爷面前,用两枚十元硬币来掷茭,以征询树爷爷的意思。
我自己总是很恭敬地代表孩子们向树爷爷禀明清楚我是谁,还有孩子的名字,并不厌其烦地让树爷爷了解我们要它的什么,以及到底要拿来做什么。
回程,我们又到管理处,把所拣抬的,和所采所摘的,一一请管理处检查,并请他们同意,然后再小心地收存到旅行包里。
这些年,孩子们一天天懂事,对我们的抗议,也越来越少。他们知道“不予不取”的戒律,有其深远的意义和影响。现在,孩子们更时时处处地检点自己的一言一行,只要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的东西,绝对不敢碰,不敢动,更不敢拿。又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的事,也绝对不敢看,不敢窃听,更不敢过问。我们这些孩子,已经知道自己当守的分寸,也知道对人当有的尊重。
很多亲戚朋友,对我们一家大大小小几十年来,能这般平安平静,这般幸运幸福,都很惊异。我则一再告诉他们,不侵犯别人的,才不会被别人侵犯。即使细菌或各种病,也必不敢不经过您的同意,而擅自侵入您的身体,而侵害您的健康,仅只这一点,您的不予不取,就十分值回票价了。
我因担任公职,经常到各地出差,打击犯罪,家人和好友,都很挂虑我这罹患有严重贫血绝症的软弱身体。而我的长官部属更放不下心一个这么摇摇欲坠的软弱女子奔走陌生穷乡僻壤的安全,但我都很诚恳地告诉他们,一个恪遵不予不取戒律的修行人,别人也必对她不予不取,不会有未经她同意的突发侵害或意外灾变。
真到退休,我所到之处,大家都很尊重我,很尊敬我,无论大小事,都很呵护我。我的病,如果发作的时间与地点,远离可能的医疗急救机会,那我早已成为不省人事的植物人了。但从小到大,甚至今日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尽管我的病不断发作再发作,可说不计其数,然而,几乎没有一次是在没有办法急救的荒郊旷野或没有人会发现的孤单场所。我的命是不予不取所一点一滴努力来的。
师父说:“对一个不予不取的人,除非经过她本人同意,谁也无法取她的命,无法叫她死”。我这样地教育我的子女,也这样地教导我的学生,而受益最多的,却是我自己。
但愿各位读者,也能从此不予不取,成为有为有守的正人君子,而不再有任何您所不同意的灾难、祸害或病苦,强加在您身上或心上。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