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瀞瀞的博客

万般皆是缘

 
 
 

日志

 
 

解除“身强才能担财官”的紧箍咒  

2010-09-30 18:37:13|  分类: 八字格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除身强才能担财官”的紧箍咒

                                          作者  黄大陆

    原来,地球人都以为咱们脚踩的地球是固定不动的,太阳则围绕着地球不停地打转。直到宋朝的堪舆名家蔡牧堂才首次在其《发微论》中天才的提出“地动”之说,认为地球是围绕着太阳打转的。之后几百年,西方人哥白尼也发现并证实了这件让世人都不敢相信的事实。

    大家知道,人体是一个小宇宙。那么毫无疑问,八字也是一个小宇宙。八字中的地球在哪?在日元。八字中的太阳在哪?在月令。为什么?因为月令正如太阳主宰着太阳系一样主宰者整个命局的春夏秋冬。是日元围绕着月令转,还是月令围绕着日元转呢?这是不言而喻的。

    然而,自清末任铁樵以来,许多命理名家均一致认为八字是以日元为中心的,其余七字都要围绕着日元打转。他们分析八字首先必做的事情就是分析日元的旺衰程度,取出一个能够“扶抑日元”的所谓“平衡用神”,目的是为了平衡八字五行,使日元能够担得起财官杀食。因此,在他们所写的命书里充满了日元旺则如何如何,日元弱则又如何如何之类的习惯用语,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任铁樵在其《滴天髓阐微》中的几段相关论述,如其在“体用”一章里就说“如日主旺相,提纲或财或官或食伤,皆可为用;日主衰,别寻四柱干支有帮身者为用……如四柱干支财杀过旺,日主旺中变衰,须寻其帮身制化财杀者而用之……如日主不能为力,合别干而化,化之真者即以化神为用;化神有余,则以泄化神之神为用;化神不足,则以生助化神之神为用”等等,这里每一条都是围绕着日元是否能担得起财官杀食这一思路展开论述的。在任铁樵及其追随者们看来,富贵八字的前提即为身强(除了从格),因为只有“身强才能担财官”嘛,如果身弱,有财官印食也无力消受。所以,他们视之为好命的八字不是“身杀两停”,就是“身财两旺”,他们视之为贱命的八字不是“财多身弱”、即为“杀重身轻”,以及什么“日元受到克泄交加”的烂八字。

    这种“身强才能挑重担”的普通生活常识,一经被任氏上升为八字命学最重要的推理法则,便很快得到了命学界的广泛认同。于是,“身强才能担财官”这句话便像唐僧所念的紧箍咒一样紧紧的束缚住了众多命理学者的脑筋,使他们患上了日元非要身强不可的精神强迫症。百余年来,极少有人怀疑过这句话在命学上的合理性。大家都忘了孔老夫子的至理名言:“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那些身体强健挑着重担卖苦力的人,都不是什么好命。好命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劳心者,遍身绮罗者,不是养蚕人啊!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要把“身强”视为获取富贵的前提条件呢?当年,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慈禧不是也能打败如狼似虎的八大臣而夺得天下吗?即便是一个躺在病床上丝毫不能动弹的重症病人,如果悍匪要劫夺她脖子上宝石项链,这时只要有几个神勇无比的警察在侧,她就能安然无恙,如果她需要什么东西,其亲人也会赶紧为她弄来,为什么非要她本人身强不可呢?我们为什么非要在身与杀、财与身、身与食之间寻求平衡呢?

    同样的道理,日元要获得八字中的财官印食,要制服杀伤枭刃,不是靠身强,而是要靠获取或制服这些东西的手段与方式。也就是要“劳心”而不是“劳力”。

    这“劳心”二字在八字命理上又是如何体现的呢?如果说日元有重根就是“身强”,以比劫对抗官杀就是“劳力”,那么对官杀采取印化食制的手段就是“劳心”。子平之所以说“逢杀看印”而不说“逢杀看比劫”,其用意就在于说明七杀要有印化或食制,才能获得七杀所代表的荣誉、地位和权利,否则光凭身强是得不到的。相反,尽管身弱无力,但只要官杀有制化,命主就能获得官杀所代表的好处。而且“众杀猖狂,一仁可化”,制化之字只要在八字格局中占据有利位置,哪怕杀重制轻,也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收到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理想效果,根本无需考虑日元的旺衰强弱。

    那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非要把财官与身紧紧联系在一起思考,并死死抱着“身强才能担财官”的信条不放呢?究其根源,是以日元为中心的错误思想在作怪。既然以日元为八字的中心,那么就得处处考虑财官印食与日元的关系,考虑日主之身是否能任官,是否能担财,是否能受印生,是否经得起食伤化泄等等,那些“平衡用神”论者就正是这样思考的。

    可是,正宗子平并不以日元为八字中心,而是以月令为八字中心,其余七字都要配合月令以成格局,而不是七个字要配合日元!面对月令的财官印食,子平所考虑的,如同我们普通人见了金钱、荣誉、豪宅、美女时所考虑的一样,是想通过什么合理合法的手段与方式获取它们,而不是凭借身强力壮去硬抢硬夺。因此,子平所考虑的是官杀与印、印与财、财与劫、劫与食、食与杀、杀与劫等一类的关系,而不是考虑财官印食与日元的关系。或者说,子平所考虑的不是日元喜什么忌什么,而是月令用神喜什么忌什么。所以啊,《子平宝法》才说“逢官看财,逢杀看印,逢印看官……”而不是说逢身弱看什么,逢身强看什么。

    子平之所以把月令叫做“提纲”,看成是统揽八字的总提绳,主宰八字的总枢纽,就是因为月令犹如咱们这个太阳系中的太阳一样,主宰着其余七个字的旺衰消长,万物生长靠太阳嘛。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月令还决定着日元命主能从其种族遗传的基因密码中继承到一些什么东西,或者如九宫派命理所说,月令是你的家,看月令用神就是看你家中有什么东西可以继承和利用。当月令为财官印食这四样好东西时,就要予以保护,财怕劫,官怕伤,印怕坏,食怕夺,而当月令为杀伤枭刃这四样坏东西时,则要予以制约,不能让这四恶神处于无制无化状态,否则以破格论(除从格外),而且不管日元是强是弱,是旺是衰。

    当然,物以稀为贵,格以清为奇,好东西多了就不稀罕了。独官管万民,独财掌千金,独印福最厚,独食胜财官。官多为杀,印多为枭,食多为伤,财多为累赘。即使是正偏杂处,也以格局不清论,其中尤以官杀混杂为害最大。所以,用神不宜多,多了就要裁减。裁减的目的不是为了使日元能担起财官印食,而是为了使格正局清!

说到这里,受过“平衡用神”洗脑的人会反驳说:“为什么财多身弱之命,走到印比帮身运时会财运好转呢?古人为什么要说‘财多逢比劫,财旺人殷富’、‘财格若逢印,钱财年年进’呢?这不正好说明了财多身弱要帮身这个简单的道理吗?”

    这样的反驳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但是认真推敲起来就没什么道理了。因为说财多了,指的是用神多了,而用神多了就需要裁减,这时比劫的作用与其说是为了帮身,还不如说是为了裁减多余的用神,去掉格局之病。五言独步云:“格中若去病,财禄喜相随”。用神多了,就是一种格局之病。岁运若能去掉此病,就能获福,这与比劫帮不帮身没有必然关联。当然,空口争论毫无意义,还是让我们用实例来论证。

     某男命:癸卯  甲寅  庚辰  丁丑。此命地支三会财局,日元庚金仅得丑土生身,属于财多身弱之命无疑。31岁后,大运分别为庚戌、己酉、戊申等印比帮身运,按“平衡用神”论,刚好形成身财两旺的平衡局面,命主应该当官发财。可是命主至今还是个普通工人,哪怕是去年46岁走己酉运遇己丑年,四五个印比来帮身,命主也丝毫没有发财的迹象。那些“财多逢比劫,家旺人殷富”、“财格若逢印,钱财年年进”之类的断语,硬是一句也不见效。

    有些人不懂格局的命师说,以格局论命只适合那些成格的富贵八字,普通人的命就要用“平衡用神”论,此命就是个普通人,为什么在财多身弱的情况下走印比帮身运也不发财呢?

    某女命:壬寅  甲辰  庚子  丙戌。月透财星,子辰合水,也属于身弱财多之命。命主于29岁起走十年辛丑运,土金帮身,应该要发上一把吧?然而,命主自认为此运是其一生最糗之运,多次流产,几次失盗,又破财又离婚,没见一点好处。这个普通人的命为何在身旺财旺的大运中还频频倒霉呢?

    可是,另有一个男命为:癸卯  甲寅  辛巳  丁酉。同上面庚辰日男命相差无几,均属财多身弱之命。然而,此命却从亥运起出任某集团公司总裁,到庚戌运一发轰天,获财无数。

    还有一个男命:癸巳  甲寅  辛丑  壬辰。八字耗泄重重,生扶日元辛金有力者仅丑土而已,也属财多身弱。但是命主在亥运中就一发数千万,入庚戌运后就成亿万大亨了。

    上述四命,均为财多身弱之命,为什么同样走印比帮身运,前两命一无发展,后两命却一发轰天呢?区别怎么会有这么大呢?若以所谓“财多身弱要帮身”的法则推理,是断断然推不出这种区别的。因为问题出在格局上,与身强身弱无干。

    第一个癸卯年庚辰日之命,时柱有官印相生,当以官印格论。官印格以官重印轻者格高,此命丁火官星本就根轻力微,加之大运行水金之乡,丁火死绝难起,故工作平凡,财运不昌。

    第二个壬寅年命也是如此,为杀印格,病在杀轻,辛丑运再添一印,杀轻之病愈重,故诸事不利。

    第三个癸卯年辛巳日命,虽然时柱也有七杀,但无印星,不能构成杀印格,只能构成用财喜比格,即以丁火杀星为格局之病。好在巳酉合,有比劫去病,为发财之兆。大运入亥冲巳火,去格中之病,故能于商场树帜,崭露头角。庚戌运,火到墓地,戌土泄火生金,化忌为喜,因之大发特发。

    第四命也是因为八字有巳火官星破财格,喜有癸水盖头去病,格成而高。大运一到去病之所,命主便如大鹏展翅,飞腾万里了。

    想想,我们有什么理由认为这后两命发财是财多身弱走了帮身运所导致的呢?为什么前两命同样走帮身运却无声无臭呢?答案很清楚:问题不在身与财官是否平衡的问题上,而在于格局的成败高低上!如果有谁还要继续在“身强才能担财官”的紧箍咒下颠倒折腾,那么我们不妨再上几个命例看看。

    吴局长命:甲午  癸酉  甲戌  庚午;赵大头命:庚寅  乙酉  乙卯  己卯。两命相比,哪个更接近“身杀两停”呢?毫无疑问,赵造更接近。其乙木日元虽然生在叶落木枯的深秋,但在年日时三处得重根,不可谓身不强。大运逢戊子己丑,财来生官,不可谓官不旺。然而,身旺官旺的命又能咋样呢?读书不成,经商失败,游手好闲,醉生梦死,亲朋见之,无不头大,故呼其名为“大头”。而吴局长之命,日元甲木无根,克泄交加,一望便知为身弱,可是人家在丁丑运中担任某县工商局局长,戊寅运中再升至市工商局局长(处级)。为什么这个身弱不能担财官的命,要比那个身官两停的命好出一大截呢?因为子平曰:“逢杀看印”。吴命之七杀在天干有印化,在地支有伤制,杀印相生而成贵格,即使是走戊土运,也因戊癸合火而制杀,并不损格,赵命则逢官无印而破格,仅凭身强担官杀,所以赵命不如吴命。道理就这样简单,然而,以“身强才能担财官”的理论能说明白吗?

    王杲命:庚子  戊子  丁丑  辛亥。地支三会杀局,日元丁火无根,且无印生,衰弱至极。从杀吗?不成,因为有戊丑二土制水。以“身强才能担财官”的破逻辑推理,这种命就是克泄交加的烂命一条。然而命主却是进士出身的户部尚书。早年走东方印运生身时,命主反而数考不第,百谋难成。壬辰运一举登科,癸巳运仕路腾达,贵出群僚。为什么这种毫无生气的日元能担起那么多的财杀食伤呢?因为八字虽然众杀猖狂,但有一个戊土稳坐于月令之上,通过子丑合与戊癸暗合的手段牵制住了七杀,正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呀!走木运虽然生身,但却因制化两立而破格,所以考场屡屡失意。壬辰运后无木克土,不再破格,故可中进士而任知县。想想看啊,倘若我们非要见到“身杀两停”才算贵命,非要坚持“身旺才能担财官”的断命法则,或处处强调“食杀要平衡”的条件,那么我们碰到类似的命就是碰破了脑袋也会碰不准的。

    韩广命:丙寅  癸巳  丙戌  辛卯;周某命:壬辰  乙巳  丙午  己亥。两命相比,均属身强杀浅,这是没有异议的。两命都需要走财运生官滋杀,按说周某杀星有重根,要比韩命更容易达到身杀两停,其实际命运该当要好于韩命。可是,韩广一入丙申、丁酉西方运即科场连捷,官职连升,成了大富大贵的大学士。而周某在戊申、己酉四方运里却还是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贫困农民。为什么两人会这样天差地别呀?不都是身强喜财官,而又都走了财官运吗?要说身杀两停,周某的不是更接近吗?

    倘若我们痴心不改,一味只在身与杀之间寻求平衡,那么我们就会永远深陷在“平衡用神”的泥潭里而不能自拔。但若我们以子平格局论,问题便能轻松搞定。韩命为月劫用官格,天干透财而不透印,格成无破。只要官星在大运能站稳脚跟,即可行使其制劫的功能,故而大贵。周命呢,月令透出伤官,本可构成食伤制杀格,可惜月干有乙木印星化杀,使月令劫财处于无制状态,基本上就形不成什么格局,加之大运为戊申己酉,戊己土与乙木争制七杀,形成了制化两立的破格局面,故此命就与韩命相差十万八千里啦。

    徐缙命:己亥  癸酉  甲子  乙亥;某男命:庚子  乙酉  甲子  乙亥。两命相比,徐命一官四印,某男命一杀三印,毛病都是官(杀)轻印重,仅从官与印的对比上而言,某男命更趋平衡。这样是否就表示徐命要差一些呢,不是。实际上,徐缙是进士出身的礼部侍郎,而某男则只是一个普通的铁路工人,戊子运丁卯年被高压电击穿双臂,截肢后不能正常生活。瞅瞅,都是杀印相生的命格,为何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呢?问题不在身与杀的平衡上,也不在杀与印的平衡上,问题在哪呢?在格局组合上!某男命透杀而不透印,在天干不能形成杀印相生的组合,而且两乙不合一庚,如此则七杀处于无制的破格状态,命主便没了贵气。走丙戌、丁亥大运时,丙丁还能制杀,故命主能完成高中学业,捧上铁饭碗吃皇粮。戊子运一到,七杀无制而攻身,丁卯年杀刃冲战,破格严重,故成废人。而徐命的大运为壬申、辛未、庚午、己巳、戊辰,官杀透则成杀印相生,财透则因印多而不破格,所以平平安安,大享富贵。

    朱家骅、钱思亮命:癸巳  丁巳  丁卯  丙午。朱、钱二人八字大运完全相同,两人都有高学历,前者任教育部长、组织部长;后者任中科院长。二人事业类型也很接近,只是朱之权位稍大于钱,虽然都是部级官员。这可能是祖坟风水所导致。仅就八字而言,此命木火一片,癸水七杀虚浮,落根则可用,无根则不用。早年走木运为专旺格逢印,故能学业出众。中年走水金运扶起癸水,格变月劫用杀,故能官显朝堂,名彰寰宇。

    张某命:癸巳  丁巳  丁卯  癸卯。与朱、钱二人的八字大运基本相同,都是木火一片,先走木运,后走水金运。若以“平衡用神”论,此张某人也该混个大学文凭,弄个什么部长院长干干,即使祖坟没埋到风水宝地上,混个小小的七品芝麻官应该不难吧?可是命主却只有初中文化,多年来一直在某矿厂干工人,行运的时候也就当过组长、班长什么的。这后来单位破产,便在砖瓦厂给人累死累活的打苦工。命书上不是说“日主旺而财官弱,运入财官名利驰”吗?为什么朱、钱二人就行,到了张某人这儿就不行了呢?假设痴迷于“平衡用神”论的人说,这张某的官杀与日元还没有达到真正的平衡状态,那么试问:朱、钱两命就达到了吗?这张某的八字不是还多了一个癸水,更容易接近身杀平衡吗?

    其实,问题并不在于身与杀是否平衡,而在于杀与印的组合(也不在于杀与印的平衡),在于八字格局的成败高低上。像这种问题,即便是顶尖的“平衡用神论”大师也无法给出合理的答案,因为上述命例足以说明身与杀或杀与印并不一定要平衡。以子平格局论命法看来,张某不贵的原因是非常简单明了的。张某之命,因为杀有印化,故以杀印格论,而不以月劫用杀格论。杀轻印重,无财制印滋杀,格局低了。即使走北方杀旺之地,也因同时增强了印星,仍然不能去掉命格杀轻之病,所以命主之富贵不能与朱、钱两命同日而语。

    最后,我们再简单看看化气格。任氏认为,即使是化气格,如果化神过旺也要按他那套弱者宜生扶旺者宜克泄的平衡法则论命,他的原话是:“化神有余,则以泄化神之神为用”,譬如乙庚化金格,若是金太旺,还需水来泄金才好。是这样吗?还是让实例来回答吧。

冯国璋命:戊午  乙丑  乙巳  庚辰;范志毅命:己酉  甲戌  乙酉  庚辰。两命都属乙庚化金格,冯命生于丑月,年支又有午火,大运又为东南木火之乡,化神显然不足,然而命主于己巳运中手握重兵,官封一品。庚午运中代理总统,权宰天下。相比之下,范命化神更多更旺,无一字克泄化神,可谓化神有余也。按任氏的逻辑,此命要取水为“用神”,大运要走水运才好,可是命主开始就走了两步金运,并且就在这金运里少年成名,获得了“中国足球先生”的称号,加入了英国职业足球队,获奖无数,周薪高达一万英镑。

    为什么化金格的化神不足,没走金运也能贵到极点?而化神有余以水为“用神”之命,不走水运也能在事业上大获成功呢?为什么同样是化金格之命,一个是拿枪玩炮的大军阀,一个却是体育场上的足球大明星呢?用任氏的“平衡用神论”能讲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吗?显然不能,因为所谓“平衡用神论”本来就是任氏等人因吃了子平没消化而拉出来的一大滩稀屎,并非真正的子平。用子平的格局论命法看,月令即是用神,其余七字都要配合它工作。冯命月令为丑土,其中有辛金杀星,日元先生坐下巳火伤官,伤官再生丑土财星,丑土再转生用神辛金,表示日元的义向是通过伤官转生七杀,而伤官与杀都是武贵信号,所以命主从戎而成北洋军阀。命局丑午害,是月令带水之丑土穿克坏格之午火,加之午火又有戊土盖头化泄,转忌为喜,故格成而高。范命不同,是戌土当令,其中有丁火食神,上有甲木盖头生丁火,这劫财与食神联手,就有了爱好体育和肢体语言以及大得人气的信号,戌害酉,即为不愿从政的意向。化金格以木火为忌,甲己化土,是化忌为喜,大运走金,乃火之死地,故格成而高,显示命主能得到劫财与食伤的好处,以高超的技艺赢得大名大利。

    郁芭生命:甲戌  丁丑  乙酉  庚辰。与冯国璋、范志毅命极为相似,都是挺标准的乙庚化金格,为何此命就只是个富出一方的土财主呢?用任氏的“平衡用神论”也是无法解释的。以子平格局论,此命不贵的原因不在于化神旺了或弱了,而在于丁火高透,甲木在丑月处冠带之地,有力生丁火,如此则大运遇庚辰、辛巳时,丁火就会直接伤克庚辛金,从而破坏化金格,损了贵气。好在庚辰运直冲甲木,去劫护财(相神),故能积金累财,渐致小富。辛巳运丁火食神落根,巳酉丑三合金局,化忌为喜,更是上上大吉之运,因此命主暴得大利,富压乡党。其不能如范志毅那样以技艺成名的原因,就是作为忌神的丁火在大运中始终得不到清除。故命主于午运忌神得禄时病亡。

    至此,我们是否可以完全放弃掉任氏的“平衡用神论”,解除“身旺才能担财官”的紧箍咒,轻松地回归到子平格局论命的轨道上来呢?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